照明热线  0769-82836920  
首页>新闻动态>公司新闻

中国最神秘的六大博物馆

作者: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8-06

5月12日,钱镠墓的文物全部追回,我们才得175件文物在2019年被盗的消息。在此之前,三星堆“再惊天下”,央视在报道之外,却跟一位盗墓小说的作家直播连线,于是,“盗墓不等于考古”的话题再次引发热议。


考古,是填补人类记忆空白的科学,将这些记忆碎片拾起,就拼成了博物馆。今天恰逢国际博物馆日,物道君想带大家用文明、安静的方式,来一场探秘。









你来了,它们才活过。


洛阳北郊的邙山是块风水宝地,许多帝王将相在此安身长眠。“北邙山头少闲土,尽是洛阳人旧墓”,通俗地说,洛阳,一铲子下去全是“祖宗”。一进入博物馆,就好像在古墓探险,大部分墓室光线黑暗,有的地方更是要人先走进,灯才会亮。



里面的古墓一个挨着一个,上自西汉、下到北宋,还有壁画和彩绘雕砖。直到现在,这里依然是世界上第一座古墓主题的博物馆。


“事死如事生”,宋代的墓葬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,墓葬按照房屋的标准建造,就像让亡人住进一个家。有间主室的门中间,画着一位妇人,她探出身开门的样子不免让人遐想,门后还有庭院深深。


嘘!静静观赏,莫惊扰了祖宗千年的美梦。








它的消失,就是飘散在风中的谜。


楼兰博物馆的正面外墙上,有一副惊艳世人的“立体画”。浮雕上有一位楼兰女子,她脸庞精致、长裙摆动,尤其是嘴角的一抹微笑,让人感觉,她正朝你走来。


走进馆内,镇馆之宝又从外墙来到你眼前,原来浮雕正是按楼兰女尸复原的。她长发披肩,眼窝深陷,睫毛浓密,还有着让人羡慕的弧度,仿佛下一秒就扑闪着睫毛,睁开美丽又忧伤的眼睛。



来到这里,对西域的想象才更加真实、丰满。驻足在博物馆里,穿越到当年的楼兰城,在这个丝绸之路的要冲,我看见了佛塔林立,听见了驼铃声,清脆又缥缈,如果继续往东方走,就到了敦煌。


楼兰博物馆,是一个纪念也是一声叹息。我们,不过是姗姗来迟的过客。









有些历史,要沉下去才看得见。


世界上博物馆很多,但建在水下的只有这一个。


重庆涪陵的白鹤梁博物馆最神秘的地方,就在于,若要到达宝藏腹地,必须坐着近100米的扶梯,沉到40米深的江底,再穿越150米的水平廊道。


在这里,可以看到一块大石头。



这块天然巨型石头长1600米,宽15米的石头,刻满题刻,诗文,最为著名的是黄庭坚的。相传曾有一位真人在江边修炼,得道后驾鹤成仙,故名“白鹤梁”。


白鹤梁位于三峡上游,是世界上最早的水文站,记载着唐代以来长江中上游的水文资料。



这段梁曾长年淹没水中,仅在冬春之际才有一部分露出水面。于是人们就在石头上刻“一条鱼”后来的人们看见石鱼,就意识到枯水期快过了,水会越来越多。所以过去的人们说:“石鱼出水兆丰年”


踏上深水奇幻之旅,透过水纹玻璃,看见那些遥远又亲近的石鱼,再沾一点好运气。








中国童年时期的美,诞生在这里。


“沉睡三千年,再醒惊天下”,四川三星堆“上新”了,走进人们心中的不止青铜器,还有许许多多的迷。如今,3万平方米的新馆正在筹建,新文物会住进新馆,旧展品依然静待你来。


人们望着“青铜纵目面具”时,心生疑惑:眼睛凸起的模样是像“蚕丛”,还是另一个星球物种的映照?表面的饕餮纹为何如此古怪?乍看凶狠可怖,不怒自威,但仔细一品又看出了一点笨拙质朴。中国童年时期的美,有点“奶凶”,有点反差萌。



《山海经》写“上有扶木,柱三百里,其叶如芥。”书里的“扶桑”神树与眼前高近4米的“青铜神树”如此相似。新发掘的凤凰金片,厚度只有0.12毫米。


这些器物高大、精巧、厚重、轻薄,它怪得很“矛盾”,很“超前”。古蜀文明如此先进,它坐在前进的车轮上,可链条似乎断了,只留下三个土堆指引我们找到神秘的星星。


孩童时代,美有点神秘,后知后觉才知美是何物;童年的国度,因为青铜的出现,不知不觉开启了中国的美。









有些答案,还埋在深海。


阳江的十里银滩边,浅浅的浪花拍打着沙滩,海水拍着拍着,拍出了一朵巨型浪花,这朵浪花就是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的模样。


其中的“水晶宫”,通体由玻璃建造,“南海一号”就陈列在内。它曾是南宋初期的一艘大货船,当乘风破浪,行驶到中国广东的海域时,发生了沉没事件。中国近海,见证了繁华的海外贸易,也夺走了许多生命和珍宝。



2007年,“南海一号”出水再入馆,这一举动被视为全球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整体打捞。船上的的五铢钱和瓷器数不胜数。预计整船有6万至8万件文物,一艘船便是一个省级博物馆。


其中出水的金手镯有4两重,金腰带长达1.8米。人们猜不透,这是商船还官船,船的主人是否是身材魁梧的富豪巨贾……“南海一号”留给了我们八百年来还未解开的谜团。



今天站在水晶宫里,我们还能看见研究人员忙碌的身影,旁边是很多分门别类的箱子。错过了你的昨日,便不愿错过你的今日。此刻,我们能与博物馆共同见证一次解谜,而这次的解谜,正在进行时。








与大海一样深邃的,一定是星空。


当天象厅球幕剧场的灯光暗下来,流星雨要开始了,屏幕上的星海如梦如幻。我在各色星云间穿梭,在微尘里,一眼万年,幻想“宇”,看见“宙”。一个孩童或一位少年,也许因为感知到星星的美,便萌生了探索宇宙的初心。


四方上下曰“宇”,古往今来曰“宙”,古人很早就将自己与宇宙联系在一起,“天高地迥,觉宇宙之无穷;兴尽悲来,识盈虚之有数。”



光,从一颗星到达另一颗星;星,从一段历史抵达一段未来。虽然与古人素昧平生,但我们抬头望见的却是同一片星空。


今日我们插上了科学的翅膀,用开普勒定律计算练习题,开始思考星系从何而来;也会恐惧宇宙末日,在曾经的2012年,列下愿望清单……


这一切谜题就像人生的难事,悬而未解,一切源于宇宙,不如放心交给宇宙。置身博物馆的群星中,一身清辉灿烂,不再孤单,在那一瞬间,我们拥有了不朽。也许,某一天,某个人的灵光乍现,就让我们看见,星河外的星河,宇宙外的宇宙。



如果把地球的历史比作一天,这一天的23 点 59 分 56 秒才出现人类。这4秒钟,对应着人类存在的三四百万年。4秒之前和4秒之后,都有太多谜团。有一个地方说:“我在这里,希望你来看看。”这,便是博物馆,幸好有它,记录下了这4秒当中出现的璀璨群星和吉光片羽。知来路,方能识归途。每当凝望着“他们存在过的唯一证据”,就明白了历史的意义。

 

 


百姓彩票welcome登陆